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运势 > 这一次,孙正义马失前蹄了 > 正文

这一次,孙正义马失前蹄了

2019-12-02 21:37:46 浏览次数:2492
核心提示:中国人的祖先极具智慧,用十二地支配属十二种动物来纪年,称为十二生肖纪年法。每一年出生的人,都有相应的属相,十二年后又重新轮回。从古至今,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帝王显贵,没有人不知道自己属什么。每个生肖的人

2016年6月,一向稳健的孙正义和他的软银突然开始了“卖、卖、卖”的模式,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多猜测。有些人已经隐约感觉到,在大规模抛售背后,狡猾的孙正义可能正在策划一些“大动作”。

果然,这个“大动作”很快就来了。2016年10月,孙正义高调宣布,他将推出史上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vision fund。

根据该计划,该基金将筹集高达令人震惊的1000亿美元,约为当时全球所有风险投资基金规模的1.6倍。与巨大的体积相对应的是巨大的野心。孙正义希望这个1000亿美元的基金通过投资最有前途的科技公司最终重塑全球科技产业。

2017年5月,愿景基金(Vivision Fund)完成了第一轮融资,共筹集到930亿美元。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主权财富基金,以及苹果、富士康和夏普等巨头都向该基金注入了资本,软银本身也向该基金注入了多达280亿美元。

资金到位后,孙正义立即将工作模式转换为“投资”。

那么,这位传奇的投资者投资了哪些公司呢?他曾经对珍珠很有鉴赏力,并在阿里巴巴获得了巨大的投资回报。

查阅视觉基金的投资目录,我们可以看到该基金的投资重点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可能对未来生产和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硬”技术企业,如芯片制造商arm和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公司(Boston Dynamics)。

第二类是商业模式相对创新、对社会影响较大的“软”科技企业,如优步、滴滴和wework等。——不难看出,在“软”科技企业中,“共享经济”的概念尤其受到孙正义的重视。优步、滴滴和wework都被视为“共享经济”的杰出代表。

虽然孙正义在投资时总是以成为未来之王为目标,但从目前的业绩来看,远景基金的投资业绩并不看好。

一方面,那些从事基础科技研发的“硬”科技企业需要用大量研发资金“养活”自己,产生效益的时间很长,因此投资于这些企业所能获得的效益还没有显现出来。另一方面,那些依赖商业模式崛起的“软”科技企业更面临水资源的不利影响和问题。

优步是第一个出事的。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优步一直是孙正义非常有前途的企业。2018年初,软银和愿景基金已向优步投资近90亿美元,其中直接注资达12.5亿美元。当时,孙正义应该有信心,一旦独角兽上市,它的股价将飙升,他将获得巨额利润。

然而,它适得其反。尽管优步将于2019年5月上市,但由于各种争议和负面消息,优步股价已经下跌。相应地,软银和愿景基金的投资也大幅缩水。俗话说,“祸不单行”。几乎在优步遭遇严重挫折的同时,优步被驱逐出中国。几乎主导中国共享旅游市场的滴滴也遭遇了一系列安全事故。结果,ipo无望,估值一路下跌。这使得孙正义“失去东隅,获得桑羽”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

此时,孙正义可能不会太担心,因为除了优步和滴滴,他还持有另一张“王牌”——WEWORK。作为共享办公室领域的领导者,我们的工作一直受到外界的高度追捧,其估值一度达到470亿美元左右。孙正义本人也对这家企业非常乐观,不仅允许软银和远景基金相继投资106亿美元,还多次公开称赞其为“下一个阿里巴巴”。对他来说,只要我们的工作成功上市,优步和滴滴失去的东西就可以带着兴趣追回。

然而,孙正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他寄予最大希望的企业,最终却对他伤害最大。

2019年8月14日,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宣布其首次公开募股意向。这只九岁的独角兽似乎离上市只有一步之遥。然而,下面的故事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发展。

当招股说明书首次披露有关这家神秘公司的各种信息时,人们发现这家看似强大的公司实际上亏损严重,缺乏盈利的商业模式。

此外,企业的结构更令人担忧——通过复杂的治理结构,整个公司的权力几乎集中在招摇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身上。对一家公司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看到这一切后,许多人把注意力转向我们的工作。华尔街分析师很快将wework的估值从470亿美元调整到250亿美元,然后进一步调整到150亿美元,而一些评级机构甚至将其信用评级降级为垃圾级。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莱恩·谢尔曼感叹道:“在我漫长的首次公开募股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公司产生如此一致的负面看法。”

在外部世界的压力下,纽曼不得不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位。10月2日,wework宣布将撤回上市申请,推迟今年的上市计划。

孙正义因我们工作的上市事故而受伤。在接受《日经商业周刊》采访时,他不得不承认,“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这让我感到惭愧。”

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工作,孙正义认为的“下一个阿里巴巴”,遭受这样的挫折?从目前的观点来看,孙正义非常重视赌博的几家共享经济企业似乎都表现不佳。这是否意味着共享经济的经济形式已经崩溃?一度繁荣的共享经济的未来在哪里?为了解决这些难题,我们不妨解剖麻雀,看看我们的工作是关于什么的。

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企业,我们的迅速崛起的确是传奇。

2008年,来自以色列的年轻人亚当·纽曼在布鲁克林码头区的一栋工业大楼里经营一家名为克拉勒的婴儿服装公司。为了节省创办企业的成本,他决定将办公室分开并转租一部分。纽曼的举动引起了另一个年轻人米格尔.麦克艾维的注意,他在同一栋大楼里工作。这位曾经为大型服装品牌美国服装设计零售店的建筑师告诉Neumann,这种租赁房屋、重新分配房屋和转租房屋的方式可能是一笔好交易。听到这些,纽曼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这两个年轻人说服房东和他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绿色办公桌的公司。该公司的业务非常简单,也就是说,房东的原有财产被重新分割,然后出租,但这一简单的举动出人意料地成功了。

当时,金融危机已经开始蔓延,大量失业人员转向自营职业。这些个体户迫切需要廉价的办公空间,因此绿桌提供的住房供应从一开始就很短缺。

传统上,办公场所的租户更喜欢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事务所通常是稳定的,因此通常是长期租户。在办公空间的设计上,传统的出租人也更喜欢低调、保守、封闭的风格,尽量不展示自己的标识,让租户有一种空间属于自己的感觉。

但是我们的工作恰恰相反。它的目标客户不再是那些老式企业,而是那些年轻的企业家。

在办公空间的装饰上,我们的作品也采用了开放和宣传的风格,处处体现着自己的标志。纽曼公开宣称,他不仅提供了一个简单的办公空间,还建立了一个“物理社交网络”。

基于这一理念,我们不仅提供大型公共社交场所,还提供许多传统办公企业没有的东西——免费啤酒、聚会、夏令营...年轻人喜欢看到的这些东西可以在我们的工作中看到,所有这些都真正打动了目标客户的心。因此,我们工作的办公室空间赢得了大量的年轻人和有创造力的人。

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公司成立时,由于金融危机,许多企业解雇了大量员工,许多办公楼空置,这使得我们公司能够以非常低的价格出租这些办公楼。完成这些办公楼的翻新后,经济将会回升,因此这些办公楼可以以相当高的价格再次出租。首先,我们的工作从中受益匪浅。

自那以后,我们不断开拓新的办公空间,扩大其管理的办公空间范围,并逐步将其国际业务扩展到印度、中国和拉丁美洲。

随着我们工作的迅速发展,藏在诺依曼心中的雄心开始悄然萌芽和成长。他不再满足于我们工作只是办公空间的提供者,而是希望它能发展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业帝国。

他不断告诉人们,我们工作的现阶段就像图书销售时期的亚马逊,就像亚马逊将成长为一个巨大的帝国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工作将成为一个大型商业机器,能够处理空间租赁,设计,建设和管理,许多企业将在其中培育。

要实现这样的雄心,显然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就在这时,纽曼遇到了孙正义。

据说孙正义第一次见面只给了纽曼12分钟。也许连纽曼自己也不认为这个矮个子日本人不会被他疯狂的野心吓倒,而是对自己说:“疯狂胜于战斗中的聪明,我们的工作还不够疯狂。”在简短的对话之后,孙正义开始了他对我们工作的巨额投资。

在巨额资金的进一步刺激下,我们的工作确实显示了儿子郑毅想要的“疯狂”。2017年亏损9.33亿美元,2018年无成本扩张进一步亏损19.27亿美元。

面对我们工作的巨大损失,一位记者曾经采访过孙正义。孙正义平静地说,这是科技企业的普通法。损失首先占据市场,然后钱被赚回来,这是很自然的。然而,这一次市场似乎没有认可孙正义的观点。ipo失败和估值减半立即让明星企业陷入困境。即使他像孙正义一样冷静,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没有注意到我们工作的成本控制。

企业面临巨大的投融资风险。我们应该如何避免它们?沈志坤老师会告诉你的

杏彩 安徽快三投注 快乐十分购买 河北快3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sublerapp.com 诗礼敬贤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