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月入百万的山寨周杰伦们,成为抖音主角 > 正文

月入百万的山寨周杰伦们,成为抖音主角

2019-10-17 07:47:52 浏览次数:4841
核心提示:

最近,娱乐圈相当不安:周杰伦忙着创作新歌,阿信在五一帮忙唱歌,也为青年bgm捐款的林俊杰在微博上搜索“造假”。

一个叫范一贤的人在2005年开始模仿林俊杰赚钱,他不满足于只模仿商演。后来,他只是假装自己是林俊杰,在商演开了一家酒吧赚钱。最后,他激怒了jj的公司和所有粉丝。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范一贤对林俊杰可能相当于康帅博和康师傅,李悦岳和奥利奥。然而,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一个特例,你可能低估了高菲明星背后的产业链。

当然,林俊杰不是唯一一个被“复制”的国家。有数据显示,由“高芳阁友”组成的“星帮”以“王涵”为首,其势力范围涵盖了“李宗盛”、“梅艳芳”、“谢霆锋”等40多名高芳星。

消失的模仿秀

以及高度模仿明星的不断上升的产业链

然后问题出现了,高仿真星是如何升起的?

起初,它实际上是主流娱乐的产物。早在1999年,北京电视台的“快乐故事”节目就有了“超级模仿秀”。当时,大陆娱乐圈还没有出现井喷式的增长。它没有生产一批又一批的“爱心豆”或“流动豆”。恒星的活跃平台是有限的。这些明星般的素食者登上舞台,无疑满足了一些观众的娱乐需求。

2010年,《中国达人秀》导演安排《葛优》王林东带领《周润发》、《李宗盛》、《梅艳芳》、《李小龙》等高度模仿的明星以组合形式参加比赛,可以说是“明星帮”的雏形。2012年,台湾的“超级模特王大道”赢得了欧弟的赞誉。同年,湖南卫视推出了“大变革咖喱秀”,这是模仿秀的巅峰。这部电影已经连续拍摄了五季,收视率和主题都很高。2013年,央视的“为好运开门”节目也推出了一场模仿秀。

在这些电视节目中,出现了第一批著名的明星模仿者。他们中的一些人,原本是明星的替身,从幕后走上舞台。其中一些在成名后也获得了明星本人的认证,他们的受欢迎程度再次提高。

然而,经过短暂的散热后,明星本尊的粉丝们并没有从心底接受这些假偶像。如果有真正的明星要追逐,谁会在乎这些伪造者?因此,舆论的趋势逐渐转变为批评这些戏仿名人的节目,这逐渐导致了这些节目的逐渐消亡。2014年,“大变革咖喱秀”暂停,戏仿秀逐渐淡出公众视线。

然而,这并不妨碍这些模仿者在需要他们的各种场合继续活跃。在低迷的市场中,这些“替代品”仍有广阔的生存空间。在38号线沿线的小县城,繁华建筑的开业、新店的开业、土豪的婚礼等现场。,这些演员甚至表明了供应短缺的情况。

大约在2013年,在模仿秀最受欢迎的几年里,模仿梅艳芳的女演员张莉轻而易举地赚了几百万。王翰的模仿者张强说:赚4500万也是可能的。它是什么级别?这一收入在当时已经能够杀死很多真正的明星。

除了独一无二的“大牌和高仿”,其余的“假货”都不是很相似或者有自己的资格,只能靠聚在一起保暖赚钱的方式。“四天王”和“好声音导师”组合都由公司捆绑在一起进行“销售”。

尽管舞台上高知名度明星的身份是假的,但他们的赚钱能力是真实的。即使对于那些名气不大的“高质量仿制品”,一项活动的报价也在5000到10000之间。对那些努力工作的人来说,月收入相当可观。此外,在两年的合同中,对他们收到的产品的认可可以赚取超过5万元。产品上打印的像素不太高的照片会让消费者困惑。

平台已经改变了,

情况仍然相似。

在电视模仿长期下降的时候,视频应用的兴起实际上为高知名度的模仿者提供了一个重新开始的平台。如果用来测试面部特征等硬件条件的仿制品(没人能穿风衣或戴白色围巾扮演Fage),那么可以说各种滤镜和化妆技术的祝福为这些人提供了自然的机会,降低了成为明星的门槛。

过去,他们热衷于模仿四大天王和强有力的歌手。他们不仅要有相似的面孔,还要通过表演和唱歌的技巧。现在,只要他们的面部特征和轮廓相似,就不难“欺骗”大量粉丝。

尽管这些高度模仿的明星已经在视频网站上留下了印记,没有过滤器他们无法生存,而且很有可能“当场死亡”,但他们吸收资金的能力可能会比以前有所提高。

撼动流行周杰伦模仿者《永劫伦》拥有171万粉丝和930万点击率。在他的推广窗口中,从眼影到水果甚至绞肉机,一个产品的浏览量通常是数千万甚至数百万。

《颤抖的赵李颖》在发行后仅仅三天就赢得了200多万名粉丝,仅仅通过玩游戏每月就能赚100万元。

虽然这些高知名度的明星挣钱似乎比在县城容易得多,但是没有人能分享到网上的分享。以颤抖为例,当搜索“鹿晗”或“小杨”等大牌的名字时,你可能会发现两位数的模仿者。除非你有天赋或者非常喜欢,否则很少有广告商愿意来找你。

市场饱和意味着善与恶的混合。当高度模仿的明星依靠电视节目来展示他们的面孔时,一位模仿任贤齐的演员说,商演的老板曾经以任贤齐的名义邀请他参加这个活动。出于诚意,他拒绝了。如果你看看目前的情况,范一贤假装成林俊杰是有道理的。

谁来为这些高知名度的明星买单?

虽然“高度模仿明星”现象存在着侵犯主形象肖像权等诸多问题,但仍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为此买单,从看电视模仿秀到商演的支持甚至视频网站的奖励。为什么?

首先,对商人来说,高模仿意味着性价比。正如有些人希望氪金购买高品质lv包一样,他们只是想拥有一些可以用于装饰的大牌,但不愿意花真正的钱。高仿真明星可以给不知名的观众带来类似的视觉冲击,同时比雇佣真正的明星要便宜得多。在一次采访中,一位在小镇商演工作多年的策划人说,与其为一个甚至不认识老板的真正的明星付同样多的钱,不如雇佣一个像大牌一样的假明星,这是观众和老板都喜欢的。

对于一线和二线城市来说,流行文化拥有大量的观众和极高的密度,几乎没有高度模仿明星的市场。贝上官格用户开放售票平台、音乐会、音乐节、新闻发布会和会议。我有你喜欢的一切,不需要假货来满足娱乐需求。

此外,花钱买一个最喜欢的明星也是展示自己身份的一种方式。精心挑选的音乐会照片显示了一个人的真爱。更不用说亲眼看到偶像了,仅仅为了交换朋友们的钦佩,门票是值得的。

相比之下,一个被高度模仿的明星很难带来如此的满足感,即使他试图在外表上模仿真正的大师。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近年来,以模仿起家的高度模仿明星蓬勃发展,甚至成立了“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明星帮”等公司。这些公司成立后,常年承办各种商业演出、音乐会、品牌代言、电视节目演出等。他们特别擅长使ppt变得更大更强。无论在香港、台湾还是大陆,没有他们找不到的死人,他们拥有你想要的所有人。

这些公司有多强大?统计数据显示,他们每年只拦截1000场真正明星的演唱会。原因是邀请他们表演的费用可能只有这座雕像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刘德华、张学友和范冰冰等一线明星单独去商演将花费数百万美元。然而,高知名度明星的最高演出成本仅为5万元,而第三和第四条线的明星仅需1000元。

无论农村或山村在哪里,都可以拿出10万元的预算来配合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阵容。对买家来说,这笔交易绝对划算。

真爱粉不能接受高芳星假装自己的品牌去接商演,但他们能做的就是不去看。他们不能打破组织者和高芳兴的大锅饭。此外,在第三和第四行的广大小城市和县,真爱粉的密度远远小于第一和第二行。其余绝大多数是路人和没有流行文化意识的人。它们的味道决定了高芳星挥之不去的声音。

对路人来说,反正没有本地音乐会可看,所以模仿秀就可以了,而对舞台上不认识任何人的人来说,有一场生动的表演就足够了,你可以赚钱,但我永远不会输。

高度模仿明星的组织者只想有一个个人表演。猎奇和旁观者观看是完美的集体表演。双方的需求完全匹配。高度模仿的明星日程就这样排满了。

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比春节火车票更难买到。除了电视和电影,有些明星几乎不露面。即使他们来出差,他们也是机场上高贵的冷眼人。

这种距离感会突然被拉近高姿态的恒星。鹿晗、杨迷你和赵李颖可以用颤抖的声音录制爆炸性视频,周华健周杰伦也可以在网上以100元的价格观看。还有比这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吗?

如果你想问,模仿什么时候会停止?答案可能不清楚。即使这种现象面临法律和道德的折磨,人们追逐“高度模仿”的心理仍然存在。即使范一贤今天被公开指责,另一个替代者也将很快回来。毕竟,在互联网时代,大多数人在网上冲浪都很开心。即使乔·罗比殿下丢了一个面具,有些人还是愿意继续付账。此外,这些高仿真明星仍然愿意付钱。

所以最后,

是消费者为高放买单。

参考:

1.山寨明星叛逆:商演受到优待,与瓷明星碰杯做广告,有些人每月挣25万元,还有《金融世界周刊》;

2.腾讯娱乐假星现状调查;

3.为什么有这么多不稳定的假明星?有些人一个月挣一百万美元,有些人让自己看起来什么都不是,反而更有趣。

写作:周南、温超道

编辑:马拉乌

互联网上的图片

版权属于原作者。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sublerapp.com 诗礼敬贤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